与癌共舞

  • 患者服务: 与癌共舞小助手
  • 微信号: yagw_help3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抗癌记事(首页附治疗记录**2015/08/30更新)——现实总比理想短一大截(第802页)

    [复制链接]
2749300 8691 憨豆精神 发表于 2010-9-15 15:57:26 | 置顶 |
憨豆精神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0-9-15 16: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十一)

发表于 2010-1-29 20:52 | 只看该作者 意料之中的结果,按计划抗癌
上月停了易瑞沙,皮肤立即不痒了,之后结痂尽脱,重新光滑起来。
不吃药的日子真好,常常忘记肺癌病人的身份,饱食终日,竟到了要减肥的地步。
好日子过得快,眨眼就过了33天,在这月的26日抽了血。

结果将会如何?尽管仍设想可能的结果,但已没了过去的那种忐忑,是高是低都无所谓了。如果低,无非多过一个月不吃药的好日子;如果高,无非过一个月吃药的不那么好的日子。

癌细胞被抗到现在,已经身经百战,一旦消除药物的束缚,它们会立刻欢呼雀跃,趁机生儿育女。我想,33天的时间,CEA大概要翻倍的,如果好运气,可能会在7、8左右,如果差点,可能会在12、13左右。

昨天取了报告,原来结果在意料之中——10.1,不高不低,不好不坏。值得一提的是,肝功和血象竟达到优秀的水平,尤其谷丙和谷草,是7和11,这实为近年来罕见,可能得归功于这个月时吃时停的水飞蓟宾胶囊。

有了意料中的结果,又有优秀的肝功和血象作本钱,便行抗癌的计划——试用一个月索拉非尼。计划先足量服用一周,之后或足量或减1/4量继续服用。

癌杀不死,但癌也成不了气候,我和癌便如此僵持下去……感谢主!主给我勇气和意志,使的从过去的软弱到今日的坚强。  


发表于 7 天前 18:22 | 只看该作者 诡异莫测的副作用,徒有虚名的正作用,用索拉失败
一直寻找易瑞沙之外的另一种不同作用机理的靶向药,满怀信心地于上月28日首吃索拉非尼,按每天0.8克的剂量。

忐忑不安地一天天地等待副作用,到了第8天,脚板后跟才有点异常感觉,正在窃喜,没想到第二天一觉醒来两脚就下不了地,脚跟一触地便钻心地疼,走路只得踮起脚跟,差不多像跳芭蕾舞那样。只好缺一天的功了,呆在家里像个真正的病人。同一天出现的不但脚跟痛,还左脚母趾甲沟炎;舌侧轻度破损,咀嚼困难;尿奇多,大便硬;轻度疲倦感;胃口略下降,饥饿感消失。但叫人高兴的是,服索拉之前的偶尔呛咳从这天开始完全消失了。

不能行走,不能练功,势必带来很多问题。无可奈何,只好在第10天的时候停药一天。从第11天起,改索拉非尼的剂量为每天0.6克。

减量一天后,脚痛有所缓解,但仍痛,只是咬着牙也勉强能行走罢了。细看脚跟,在靠后的一圈受力处,此时已经皮肤变硬变厚周围泛红,估是索拉非尼把那处的血管抑制乃至毛细血管消失,没有供血,外皮便坏死,角质化,呈坚硬之物直接硌在里面的嫩肉和有痛感的神经。

正为难以行走发愁,却得病友“秘方”——先用热水把脚泡透,如穿上红袜子,之后擦干,立即涂上“扶他林”药膏,然后用纱布包扎,我则改良为用保鲜膜把脚包严再穿上袜子。次日,果然疼痛大减!之后天天如此一天两次处理一番,行走问题得以解决。

吃索第13天,早晨离家到公园,突然觉得有点摇晃,身子轻轻的,下了电梯,走到格子砖砌成的行人道上,我才知道我的行走路线竟然无法成一直线!我停了一下,面朝格子砖组成的一直线,开步走,却走出一道往右拐的弧线来。糟糕了,我再停住,再起步,仍然往右拐……也就是说,我无法走成直线,也无法走成往左拐的弧线。这时我突然想起“我是小猫”的帖子好像说过她的吃易瑞沙的母亲也曾这样走路往一个方向拐着走路……好在后来这种喝醉酒般的感觉渐渐消失了,能上公车,到了公园也能练。

第二天,也就是吃索的第14天,我练功回家,路过一新出现的公车牌,停下抬头看牌上所列的站名,才看几秒钟,低头走路,却再现晕眩,而且比昨天晕得更甚!我只好放慢脚步,前脚踩准了才移后脚,确实像个有中风后遗症的老人。

怎么办呢?显然是大脑缺血,又是索拉非尼的作为。吃点拜阿斯匹林?或丹参滴丸?还是“脑络通”?“华陀再造丸”?难道一边用索拉抑制了大大小小的血管,一边又用药物来活血?第三天,正为用不用药治晕眩而犹豫,晕眩却自动消失了,而且消失得那么彻底,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晕眩过了几天,腹泻来了,吃得稍多一点,这天必定会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腹内绞痛,接着便拉稀,有时是先是硬物,紧接着就是浆状。如此过了几天,不知是从此不敢饱吃饱喝还是腹泻已经登台表演够了,反正不再泻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泻,大约维持四、五天。

腹泻之后,更吓人的表现来了:一连两天,都在中午吃饭时候,突然心窝处极不舒适,像有什么东西往上顶着,难受,不得不搁餐具,不自觉地作深呼吸,大口喘气,喝几个热茶,才缓解;另外,这两天爬楼梯(此时已回没电梯的老家居住)累极了,史无前例的累,也觉得有什么东西往心窝处顶着……我想,这时大概是心肌缺血,我只好缓慢动作,平时多点躺着休息。从那天起,我就放弃了特快功,直到后来停了索拉才恢复该功种。可幸的事,这样的“心肌缺血”,也如晕眩一样只出现了两天。

到了吃索拉非尼第22天,脚掌后跟的外皮已经成了像蟹壳那样的东西,用指压下去好像与肌肉隔着空间,指离后即弹起,十分趣怪。走路仍疼,但可忍受。拗指数数,离抽血检查只有7天时间,我见走路不疼,又没其他的副作用,便把剂量加回去,每天0.8克,最后冲刺,企图把索拉的血药浓度升高,对癌进行最后的剿杀。后来才知道,正是这最后一搏,便搏出叫人沮丧的新的症状来。


吃了28天,艰苦的旅程结束了,抽血这天就停索拉非尼。可正是这一天,之前有点变化的双手猛然脱皮,胀痛,疼痛,在两虎口处,出现厚厚的硬皮并开裂,母指、食指、中指全都或红肿或起泡或脱皮,斑驳一片,双手已经不能拿捏任何东西,一碰便如火烧,扣衣钮、用钥匙开门、斟茶倒水、扒饭夹菜……都痛得丝丝作响,动作走样可笑。即使双手无需动作的睡眠,双手仍像处在火焰中,最严重的那天,尽管涂满了“扶他林”,还是几乎彻夜不眠。

停药第二天,洗头的时候发现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一碰一大把,枕头、床单、衣领……到处是头发,我一直引以为豪的头发,直到今天仍如深秋的落叶,就看什么时候掉光吧。

苦吃得不少,索拉的副作用轮番上演,如果达到降CEA的目的,一切的苦都苦有所值,都是可爱的。然而,14.8!把苦的性质定为“无意义”,CEA不但不降,而且比上月的10.1升了46%,哀哉!

但平心而论,也不能说索拉一点正面作用也没有,假如这个月也和上个月一样,什么药也不吃,那么,从10.1起步,能仅升4.7吗?很可能要翻一倍的,达到我的警戒线20,完全有这样的可能。

人算不如天算,本来算盘打的很美妙:用索拉一个月,把CEA重新打回5,然后又什么药也不吃过一个月甚至两个月,才再重上易瑞沙。现在没办法了,只好提前再上易瑞沙,先控制一个月再说,利用这个月的时间再寻找,寻找易瑞沙的配角或助手。


(3月1日补充)

补充:索拉非尼的其他副作用

1、升高血压
   吃索拉非尼期间,脸色变得非常甚至过份红润,人人见了都称赞“脸色真好”,可谓艳若桃花。后  
   来量血压,才知道舒张压已经接近100,奇怪的是收缩压不很高,才140。

2、升高转氨酶
   尽管吃着小剂量的水飞蓟宾胶囊,但一个月下来,谷草和谷丙仍从原来的7和11升到66和67,胆红素
  和转肽酶、碱性磷酸酶只微升。

3、升高血脂
   这是非常明显的,而且升高的幅度较大,在饮食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吃索拉非尼的一个月,总胆固  
   醇、甘油三脂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都创下历史新高。

4、降低白细胞和血小板
   在没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一个月索拉非尼把白细胞从6.9降到4.8;血小板从242降到201(这个值
   倒降得好)。  

我是肿瘤病人,不是肿瘤医生;我的一切意见仅供参考,千万别与正规医嘱等同。
欢迎光顾:(http://blog.sina.com.cn/u/5306366644)
憨豆精神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0-9-15 16: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憨豆精神 于 2010-9-16 16:48 编辑

(之十二)

开始新阶段(2010年4月9日)

停易两个月,CEA升到14.8,然后再吃易41天,该怎样的结果?还能一个月下降50%吗?我原本并不乐观,因为毕竟已经是第6回停药后重吃易,而且,中断只有两个月,按一般的说法,这时候的易不耐药也效果有限。
然后事情并不这样,今天拿到的结果让我喜出望外,7.2,下降幅度仍中规中矩,51%!
顺便一提的是,这回多检了一个肿瘤的项目——恶性肿瘤特异生长因子(TSGF),这是广谱性的特异性非常高(肺癌阳性率95%以上)的检查项目,且与CEA一样检查方便和收费便宜,它的正常值为0 ~ 64,数值越高,表明肿瘤生长的活性越高,我这回检得是52,在正常值内,也算安慰之一。
抗癌两年多来,现在觉得前面的路子清晰了:只要保证有两个月的时间停易,就能反复使用易。停易时间越长越好,使用易的时间越短越好。如此操作,就可保证把CEA控制在20以下,便能安枕无忧。
路子既清晰,以前所有的试验可告一段落。纳曲酮,于CEA毫无作用,倒弄得夜夜频繁转醒;青蒿琥酯,也于CEA毫无作用,却有贫血之虑;索坦,虽然吃极少的量,也一下子把血象打到极差,血压骤升;索拉非尼,不但降不了CEA,还招来一堆痛苦,脚疼跛行、血脂飚升、口腔发炎、甲沟发炎、停药后仍持久脱发斑秃……至于未尝试的凡德他尼、WIWB、依维莫司、阿西替尼……统统不试也罢,估计要找一种比易瑞沙更美妙的药几近大海捞针。更重要的是,找抗癌方案和用药,也该与找老婆同理,找对了就行,不要再东看看西瞧瞧了,自己花钱不请自来给医学界当试药白老鼠,也够可笑的。
好了,我的抗癌已经开始了新阶段,接下来的日子,我会从容地品尝欧洲DCA。对DCA我仍心存好感,尽管它不能像易那样大刀阔斧把CEA砍下一半,甚至它不能降CEA,但回顾使用DCA历史,可以肯定的是,它可以拉拉CEA的后腿,不让CEA以每月翻一番的速度前行,在DCA的介入下,CEA一般是每月上升30%,这就该满足了,减缓了CEA的上升速度,就是赚了停易的时间,也就是赚了生存的时间了。
感谢主,赞美神!主总是让我有求必应,让我心想事成,有时甚至超出我的祈望;主让我不再为CEA忧虑,不再为用药忧虑,不再为疾病忧虑,主让我腾出时间来享受每天的平安与喜乐,让我专心侍奉神!

成功了,DCA! (2010年5月13日)

    公车走向医院,我目中无人,边走边祈祷:“……主啊,求你怜悯我,求你帮助我……让CEA稳定一些,升幅少一些……当然,任何的结果都是你的安排,我都愉快接受,然而我还是求你给我一个稍好的结果,至少不很坏的结果……”
    如此祈祷,这几天来跪求了不知多少回,因我实在渴望DCA有效,接下来的一个月继续免服易瑞沙。然而按照以往的惯例,停服易瑞沙后,如果一个月不吃任何抗癌药的话,CEA必定要翻一倍;如果仅吃DCA的话,CEA至少要升50%。上个月CEA是7.2,如果正常的话,一个月后的今天CEA应该是接近11,如果CEA失败的话,可能会升到14左右。那时,接下来就颇为难,继续DCA,风险明显增大;改吃易瑞沙,因为只停了一个月,将来的效果会大打折扣,只得硬着头皮把易瑞沙吃下去而明知耐药即将发生。
    这回服用DCA与过去很多不同,这些改变究竟是好是坏,未知,糟得一塌糊涂也不是不可能的。
    感谢主!伟大的主又一次给我大惊喜——一个远远超出我所求的CEA结果:8.2,仅比上月上升1个点,为14%;恶性肿瘤生长因子(TSGF)也仅从上月的52升到56,仍在正常值0~64之内。
    我狂喜,连忙给尚未归主的妻子打电话,告诉她,主又一次应许我的祈求,主有求必应,主非常恩宠我……
    高兴之余,总结这回服用DCA成功的可能因素,大致如下:
   
1、药品来源渠道的改变。这回吃的是欧洲DCA,欧洲的DCA可能因出自严谨的欧洲人之手而质量上乘,没有任何的气味,可能纯度很高而杂质很少。
2、每天剂量从过去的25毫克/公斤减为约21毫克/公斤。因我以前吃过30毫克公斤也不见得效果增加,所以剂量减少一些可能效果并不会减少,说不定会更好。
3、后半月实行间竭式服药。一开始并没有打算间竭式服药,连续服了11天,接着停2天,然后服4天,停2天;在最后的两周才服4天停3天。中途改成间竭式服药是因为看到伟多报道他妈妈执行加拿大医生DCA治疗方案的帖子才决定一试,在此顺便严重感谢伟多!当时想,加拿大医生不会无缘无故拟定吃吃停停,一定有其必要的原因。从后   来吃4停3的感觉看,副作用(疲倦感)确实比连续吃时大得多,只有在停第3天和吃第1天时才好受些。由此可见,DCA的确存在代谢抑制,必须停药2至3天再服才重新生效,可能由此形成对癌细胞脉冲式的有效的打击。
4、溶解DCA的水量减少。从过去的60~70毫升减为10毫升溶解+10毫升洗杯(后饮下)。过去我曾用大瓶的水溶解同样1.5克的DCA整天喝,结果如同喝一个月的白水,一点效果也没有,因此我便怀疑过去大多数时候每次用60~70毫升溶0.5克的DCA服用也可能浓度太低而严重减弱效果,所以这回尝试只用一口的水(10毫升)溶0.5克DCA,成咸中带点苦味道的液体喝下,然后再用一口的水洗杯,喝下。结果,喝下药液后约一小时,便觉得饥饿和疲倦,有点虚的感觉,而以前用60毫升的水+0.5克DCA的溶液,喝后却毫无感觉。看来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用胶囊式服用DCA,可能效果会更好。
5、减少了辅助药,VC和VE都省去,只服硫辛酸、辅酶Q10和VB1,三种辅助药在服DCA1个半小时之后服下。这样做是减少抗氧化剂,可能增加DCA的正作用。
    从明天起,我将改服DCA胶囊,并且在吃饭的中途吃,剂量和辅助药照旧。为什么要这么改?有空我再细说。
    感谢主,赞美神,荣耀归耶和华!

失败了! DCA(2010年6月19日)

    三十几天前曾兴冲冲写下《成功了,DCA!》,今天不得不写“失败”了。服用胶囊式DCA仅37天,CEA从8.2狂升到26.8,升幅227%!在我的预想中,即使什么药也不吃,顶多升幅100%,怎么也不至于升这么多,几乎让我怀疑医院检错了。
    什么原因?为何连续两个月吃DCA得出的结果会如此离谱差异?是胶囊式吃法不行?是吃4停3不行?可以上月的后半月也是吃4停3,也是吃胶囊。是上个月籍着易瑞沙的余威,这个月没余威可凭借?也不对,翻开过往吃DCA的记录,大多时候CEA是上升50%左右,唯独一次是用大量的水溶解着吃,但那个月的CEA也只是翻一倍。现在翻两倍多,实在无法解释。
    26.8是术后以来CEA最高记录了,危险乎?然而近大半个月来一声咳也没有,一口痰也没有,体力充沛,精神旺盛。真是百思不解!
    不管那么多了,救火要紧。马上吃350mg易瑞沙,打算连续5天如此药量,之后吃回300mg,务必要在一个月内把CEA打下50%,否则,防线岌岌可危矣!

(缺7月的一则)

小白鼠不好当 (发于2010年8月20日)

    越是认识到易瑞沙的美妙,越是急于寻找一种或一种以上的易瑞沙停用时的替代品。这两年多来,只要有机会(CEA处于恰当水平),我便充当小白鼠。可惜试了一种又一种,总是以失望告终。DCA、纳曲酮、青蒿琥酯、特罗凯、索坦、索拉非尼……全都让我摇头。

    6月17日,CEA从8.2狂升227%创下26.8的历史新高,打破了我自定的20的警戒线,让我唬了一跳;那时不敢再轻举妄动,赶快搬出易瑞沙力挽狂澜,一个月后,CEA降到18.3,下降幅度仅32%,其降幅很不理想,表明易瑞沙有疲软迹象。继续吃一个月易瑞沙,肯定可以再降,但能降多少就难说了。更重要的是,18.3的绝对值对我来说已经很高,长期让CEA在高位停留,是个危险。

    那时我天天上网寻找(我的一切全都源自网络),我把目光盯在非替尼类药物。因为在替尼类中,对我来说不可能有哪种药会比易瑞沙更完美。姚老兄的希罗达让我关注了很久,不但上网搜寻相关文章资料,还问了好几个吃过希罗达的人,我倒不在乎它的副作用,而是担心它对肺腺癌究竟能不能起到那怕是易瑞沙一半的作用;也搜寻凡德他尼,因为它是易瑞沙二代,吃它肯定能降CEA,然而也正因为它是易二代,我才放弃它,我担心我吃了这个“二代”之后再吃回“一代”,易瑞沙会减弱本来该有的效果;也考虑过索坦二代阿西替尼,但它也是替尼,也走抑制新生血管这条路。

    我把目光集中在mTOR抑制剂,这类药走的是一条与别的抗癌药完全不同的路线。有一天,我发现一条简单的信息如获至宝,信息如下:

    “某些临床前的研究曾提示抑制PI3K/Akt/mTOR信号传导通路可以恢复那些不敏感的肿瘤细胞对吉非替尼的敏感性。基于此理论,Daniel T. Milton等进行了mTOR抑制剂—依维莫司(everolimus)联合吉非替尼治疗晚期NSCLC的Ⅰ期临床试验(Daniel T. Milton,Gregory J.Riely,Christopher G. Azzoli,et al.2007),观察到有2位患者获得了PR(2/10),有关此项研究的Ⅱ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以期获得更确切的结论。”

    我觉得眼前一亮,竟有这等好事!我不是担心无数次重新使用易瑞沙总会有一天易瑞沙会彻底无效吗?我体内的癌与易瑞沙打仗打了好些年头之后,肯定学会逃逸易瑞沙的方法,基因再次变异,让易瑞沙不伤它的皮毛。如果mTOR抑制剂具有这种逆转易瑞沙耐药的特技,那真是宝贝了。我不但读到mTOR+易瑞沙,我还读到mTOR+索拉非尼治肝癌肾癌的文字,便更坚定我用mTOR的信心了。

    于是就行动,就吃。安全起见,不是独立用mTOR,而是+易瑞沙。假如mTOR无效,我有易瑞沙垫底,CEA不会糟到哪里。我决定每天依维莫司5mg+易瑞沙300mg,连续吃1个月。我知道这试验不算好,因为两药联合,究竟是哪种起主要作用或哪种可能根本没起作用也不知。但我不敢单独使用mTOR,因为其时18.3高度的CEA可不是闹着玩的。

    联合用药从第4天开始,感觉非常之好,原来每天总会有一两声的呛咳和早餐后喉咙总有点粘痰或者早晨起床时衣领总有点汗湿的现象全部一扫而光,呼吸真的非常深透、清爽和舒畅。这让我大喜,我知道,在以往历史中但凡CEA稍高一些,那些让人联想到癌的现象就会发生。

    可是吃到第9天,问题来了:口腔炎、甲沟炎和背部长大颗粒的皮疹。我当时并不重视,因为我可不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副作用。我记得在08年吃雷帕霉素(也是mTOR抑制剂)也曾经口腔炎,严重到说话也不行,吃饭更是痛苦,但那时我只用几支香烟的烟雾薰口腔就治愈,我并且拿这作为经验介绍给别人。然而这回,整整一包烟都快用完了,嘴巴都薰麻了还是不行,我只好停依药5天,让口腔能说话能吃饭。好了一些后继续吃药,几天后又严重了,那时得病友介绍,用上复方氯己定含漱液,才得以控制,但不能根治,我在网上买了两种含漱液,也不行,到今天(已经停药两天)吃饭仍是一件痛苦的事。

    甲沟炎以前对我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一般用上几粒先锋调成药浆敷在上面就行。可是这回也不行了,先锋用了无数,先锋6不行换回先锋4,又是调药浆,又是直接撒药粉,或先用专用治甲沟炎的中成药液洗患处再敷先锋,到后来不但敷还直接吃先锋……母趾处仍红肿胀脓。

    皮疹无所谓,皮疹怎么长也比不上那回吃特罗凯,真是全身没一寸好皮肤。所以这回的皮疹我不当一回事,只是背部时有刺痒就是了,不碍事。

    今天拿了检查结果,我才知为何这回的口腔炎和甲沟炎没法治好,因为吃了23天的依维莫司,竟把免疫细胞打到低处,上月我的淋巴细胞比值是34%,这回是27%,27%对我来说是历史新低。我估计,我口腔粘膜和脚趾内可能已经完全没有淋巴细胞,成了那些各种的菌的乐园,它们在那里可以尽情自由繁殖,我所用的含漱液和先锋药粉,只杀它们一时,一两小时过后它们又可迅速发展。

    小白鼠不好当,费时,费神,费钱,还要受痛挨苦。然而不试过,又怎么知道?还好,痛苦也不是白挨,吃依累计才23天,吃易27天,时间跨度28天,CEA下降了45%,落到10.1的安全位置。其他问题也有,但都是可逆的,譬如:血酯大升,这是吃依维莫司的必然;血小板331,创历史新高了,那是吃易瑞沙又没吃拜阿斯匹林的结果,只是这回上升得厉害。

    这回试验的初步结论是:5mg的依维莫司也很厉害;依维莫司在降CEA时出了力,至于有没有逆转了部分耐易瑞沙的癌细胞?未知,可能有也可能没有;下回再用依维莫司时,一定要事先做足预防措施,制止口腔炎和甲沟炎的发生,否则一旦发生就不可收拾。

    从今天起,我又DCA了。这回是用10~20毫升的水溶解DCA喝,尽量不用或少用抗氧化剂,连续服用,一天也不停。

    万事互相效力,一切都是主的安排。
    感谢主!感谢主应允了我的请求,让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可以停用剧烈的药,舒舒服服地休养生息。  
我是肿瘤病人,不是肿瘤医生;我的一切意见仅供参考,千万别与正规医嘱等同。
欢迎光顾:(http://blog.sina.com.cn/u/5306366644)
玛雅  初中二年级 发表于 2010-9-16 00: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佩服憨老啊,我老爸要是有你十分之一的决心就好了,现在只是吃点中药他眉毛都皱到一起了,如果吃了特罗凯,身上长皮疹不知道要叫成什麽样,估计会成天说这个药不行的。

点评

我爸爸也是,心态不好  发表于 2015-1-15 16:54
心态改变命运啊!  发表于 2011-6-30 11:14
妈妈奇迹  小学六年级 发表于 2010-9-16 16: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憨老!
yufenfen  高中三年级 发表于 2010-9-17 11: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不会因为谁而改变,但无数的肺癌病人会因为你的经验而获得重生。感谢你。

点评

说太好了  发表于 2015-1-15 16:55
憨豆精神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0-9-21 16: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重试特罗凯

本帖最后由 憨豆精神 于 2010-9-21 16:52 编辑

    吃了一个月纯DCA,每天1.5克,水溶式空腹服,服后一小时以上才服辅助药,前半月只用辅酶Q10和VB1,后半个月担心中枢神经损害(有人提醒)便加服硫辛酸。

    日子过得很舒服,之前依维莫司造成的口腔溃疡在停依、易改服DCA一周后痊愈;甲沟炎虽未能彻底好,但不影响步行;皮疹在十天时全部消失;大便也在一周后成型良好;尤其明显的益处是呼吸变得非常优良,一声咳嗽也没有,也没丝毫的粘痰;奇怪的是这回心率并没有如以往吃DCA那样明显减慢……

    遗憾的是DCA力量仍显微弱,一个月下来CEA从10.1升到13.9,升幅37%,可见不管DCA如何吃法,也不管辅助药如何吃法和吃多吃少,也不管DCA是国产的还是美国的还是英国的,都改变不了DCA虽可抗癌但力量很微弱的本质。如果不吃DCA,什么药也不吃,我的CEA在一个月里会翻倍,吃DCA可减少上升的幅度。由此决定了DCA的用途:当癌指标处于较安全位置时,可用DCA来抵挡一阵子,让身体舒服一下,休养生息。其实上,这个月把依维莫司升高了的血脂全部降回原处,血小板也从300多降回220。由此可见轮换吃药的好处,任何药尽管副作用如何,只要是可逆的,只要吃的时间不长,就不会对身体造成损害。

    如果过去的一个月DCA能借着易瑞沙的余威使CEA原地不动或微升,我就可以用接下来的一个月试吃阿西替尼,据说这药副作用轻微,可是现在不能试了,阿西替尼对肾癌肝癌会有好效果,但对非小细胞肺癌是个未知数,一旦对肺癌不起一丁点的作用的话,就会有输得很惨的可能,CEA暴升起来的局面总是让人不愉快的。保险起见,还是吃比较靠谱的药,即使效果不好,CEA也不会暴升。

    以前吃过一个月秘鲁版的特罗凯,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至今仍心有余悸。但最近见一病友吃盐酸埃罗替尼,效果出奇地好,皮疹不多,腹泻近无,更重要的是吃一个月CEA竟下降65%!会不会以前吃过的秘鲁人制造的特罗凯质量不行,杂质太多?吃含埃罗替尼99%的纯货必会如那病友那样,副作用小小的,正作用大大的?

    这一选择如果不是出于气血的我而是出于圣灵的指引,那么接下来的日子也该同样轻松舒服。感谢主!赞美神!

点评

是盐酸埃克替尼(凯美纳),还是盐酸埃罗替尼??  发表于 2015-8-2 16:45
我是肿瘤病人,不是肿瘤医生;我的一切意见仅供参考,千万别与正规医嘱等同。
欢迎光顾:(http://blog.sina.com.cn/u/5306366644)
雪绒花  大学四年级 发表于 2010-9-21 17: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整理帖也是件费神的活儿,又花了那么多时间,为大家带来方便。
为稳妥起见,接下来还是上重武器吧,阿西留着安稳时再用。您会赢的,因为有主保佑!
石头会说话  小学六年级 发表于 2010-9-22 11: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主!阿门!
never_land  大学二年级 发表于 2010-9-22 16: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憨叔,很关心您的情况。一切有神安排,主内平安,喜乐!
憨豆精神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0-9-22 18:4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憨豆精神 于 2010-9-22 18:44 编辑


感谢主!
今天吃下第二粒埃罗替尼,暂时没任何感觉。
我是肿瘤病人,不是肿瘤医生;我的一切意见仅供参考,千万别与正规医嘱等同。
欢迎光顾:(http://blog.sina.com.cn/u/5306366644)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回复
  • 转播
  • 评分
  • 分享
APP下载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微信公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