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癌共舞

  • 患者服务: 与癌共舞小助手
  • 微信号: xzs60619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患者家属角度听CSCO——MSD肿瘤免疫治疗高峰论坛

  [复制链接]
5088 1 与癌共舞小助手 发表于 5 天前 | 置顶 | 精华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与癌共舞小助手 于 2019-1-11 11:18 编辑

患者家属角度听CSCO——MSD肿瘤免疫治疗高峰论坛


1.jpg


1
2019年1月5日周六的晚上,癌度的翱宇博士给我发来一个会议日程的图片,是在北京嘉里中心酒店举行的CSCO—MSD肿瘤免疫治疗高峰论坛。

名单上的讲座嘉宾都是肿瘤治疗领域里的大咖,讲座的题目也非常前沿,更吸引我的是,翱宇博士说会后还有个对协和医院呼吸内科王孟昭教授的采访。

我立刻就推开其他的事情,决定周日一定要和翱宇博士去参加这个高峰论坛,听听大咖们对肿瘤免疫治疗的看法。

2.jpg


2
CSCO—MSD肿瘤免疫治疗高峰论坛,MSD指的就是默沙东制药,会场布置与以往参加过的肿瘤会议基本一致。但震撼我心的是8:30的开场视频,对,就是下面这个视频片段。



不管是为了拉近和中国的距离,还是为了回顾默沙东制药的辉煌历史,开场视频中以时间为轴,展示了默沙东制药在生物制药方面的悠久研发历史。

在一种电影大片的既视感中,“1989年默沙东向中国乙肝疫苗生产技术”一行大字首先映入眼帘。

如果不是去年7月发生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所引发的各个微信公众号挖掘关于中国疫苗的相关背景资料,可能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不会知道,在1989年为了控制中国新生儿的乙肝发病率,默沙东公司以几乎白菜价向中国当时世界领先的基因重组乙肝疫苗技术。

3
默沙东的开场视频中这个点睛之笔确实立刻拉进了和我们的距离。扯远了,还是回到肿瘤免疫治疗高峰论坛的本身吧。

既然是默沙东公司组织的场子,会议肯定是围绕着Pembrolizumab(帕姆单抗或称帕博利珠单抗,商品名Keytrude,简称K药)的各项临床试验数据来展开了。论坛上专家们的演讲非常精彩,专家们在大会报告上多次提及并深入解读的针对非鳞转移性NSCLC病人的KEYNOTE-189(NCT02578680)三期临床试验和针对鳞状转移性NSCLC病人的KEYNOTE-407(NCT02775435)临床试验。

为了能给病友们进行简要的介绍,翱宇博士给我提供了一份经过翻译的介绍KEYNOTE-189临床实验的PPT文件,我摘录其中重要的内容分享如下

KEYNOTE-189
KEYNOTE-189是一项随机,双盲,Ⅲ期研究关于帕博利珠单抗(Pembrolizumab) 或安慰剂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药物用于转移性NSCLC的一线治疗。这个三期临床数据回答了很多NSCLC病人心中关于免疫治疗的问题

KEYNOTE-189设计思路
3.jpg


KEYNOTE-189的总生存期对比结果
4.jpg


按照PD-L1表达不同分组试验总生存期的对比
5.jpg


KEYNOTE-189的无进展生存期对比结果
6.jpg


按照PD-L1表达不同分组试验无进展生存期的对比
7.jpg


总结和结论
8.jpg
9.jpg


从KETNOTE-189临床的结论上看,Keytrude与培美曲塞和铂类联合,应用于转移性非鳞癌NSCLC患者(无敏感性EGFR和ALK突变)的一线治疗中,在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方面都是有获益的。

KEYNOTE-407
KEYNOTE-407是一项随机,双盲,Ⅲ期研究关于帕博利珠单抗(Pembrolizumab) 或安慰剂联合紫杉醇、白蛋白紫杉醇和卡铂用于转移性鳞状NSCLC的一线治疗。依据这个三期临床数据最新的NCCN指南已经推荐晚期鳞状NSCLC患者首选一线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方案。

KEYNOTE-407设计思路
10.jpg


KEYNOTE-407的总生存期对比结果
11.jpg


按照PD-L1表达不同分组试验总生存期的对比

12.jpg


KEYNOTE-407的无进展生存期对比结果

13.jpg


按照PD-L1表达不同分组试验无进展生存期的对比
14.jpg


据KEYNOTE-407的临床试验数据专家得出如下结论

15.jpg
16.jpg


KEYNOTE-189回答了无敏感性EGFR突变和ALK突变的肺腺癌患者能否应用免疫治疗,KEYNOTE-407回答了肺鳞癌患者能否应用免疫治疗。

作为EGFR19突变肺腺癌的患者家属,我更关心的则是免疫治疗能否应用到EGFR突变患者?如果能用什么时候使用?看来这个问题只能是在会后的访谈中请王孟昭教授来答疑解惑了。

4
下午3点,百忙之中的王孟昭教授终于坐到了采访室,接受一些肿瘤专业媒体的采访。协和医院呼吸内科的王孟昭教授,在很多病友心中,王教授是个面冷心善的人,在患者和家属面前不苟言笑,惜字如金,非常严肃,关系好的病友私底下昵称他为“大护法”。一则表示他是治疗过程中护佑病人的“大护法”,二则认为他是协和医学精神的“护法者”。

我的问题很简单:“有EGFR或ALK、ROS-1突变的病人在一线治疗时能否从免疫治疗中获益,如果要用什么时候使用?”

王教授的回答更是直率干脆,简要总结就是这么两条:

1.EGFR突变和ALK、ROS-1突变有这么多的靶向药,一代、二代、三代靶向药,一线治疗选择肯定是优先采用靶向药治疗。

2.有PD-L1的临床研究数据表明,如果EGFR或ALK是阳性突变,当第一代靶向药物耐药后,即使是PD-L1表达超过25%,但有效率仅有12%,我认为12%的有效率是不值当的。对于EGFR突变的患者,现在一线泰瑞沙的无进展生存期可以达到近20个月,ALK突变阳性的患者,使用艾乐替尼可以达到近三十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在这个基础上加上PD-1药物可能提高不了多少,而且还不知道是否有效,单用靶向药物已经可以达到60%到70%的客观有效率了。

对于EGFR或ALK阳性突变的患者,单用一代、二代和三代靶向药物,生存期基本上已经达到了三年~五年,我们肯定不会在早期考虑免疫治疗的干预,免疫治疗毕竟比靶向药物的副作用要大很多。只有一代、二代和三代靶向药物都耐药了,身体接受不了化疗,这个时候才可以考虑免疫治疗,总比安慰剂要强。

综合其他专业媒体的所提的问题,我也对我比较感兴趣的内容整理了一下。

问:
无敏感EGFR和ALK突变的的NSCLC病人在选择免疫治疗时,是否必须要进行预测免疫治疗疗效的生物标记物检测?

回答:
无敏感EGFR和ALK突变的NSCLC病人,如果要在一线单独使用免疫治疗的话,那一定要检测PD-L1表达或TMB负荷。PD-L1表达大于50%,或者TMB高负荷可以选择单独使用免疫治疗。

如果是一线化疗失败二线使用免疫治疗,或者是一线开始就采用免疫治疗联合化疗的话,如果不方便取到病理进行检测,那就没必要再进行生物标记物检测,只要经济上能够承受得起,就可以选择免疫治疗。

后记
这次作为患者家属去听专业的医学大会,不但学习了专业的医学知识,向医学大咖当面请教了问题,而且还有意外之喜。

在会场因为发朋友圈点赞时发现有两个在论坛铁粉群里神交已久、未曾谋面的肿瘤专业医生张医生和申医生也在现场听讲座,茶歇的时候一起见面,一种他乡遇故知的喜悦油然而生,这次的会议可谓是收获满满!看来今后要多参加这些专业会议。

17.jpg

鹰版、张医生、申医生的合影

604.gif
文末.jpg

1条精彩回复,最后回复于 3 天前

累计签到:368 天
连续签到:368 天
zhuxych  博士一年级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学习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回复
  • 转播
  • 评分
  • 分享
改版要求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微信公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